Jul 19, 2021
ART

堆疊歷史、記憶時光,最後的現代主義者:杉本博司

 
 
 
杉本博司 (Hiroshi Sugimoto)
大學主修經濟,1970畢業後即離開日本,在洛杉磯藝術中心學習攝影。當處在西方國家時,才回頭思考東方文化,所以也鮮少受到當時日本攝影的影響。在紐約時一邊創作,一邊當起了古董商,也期許自己的作品,能夠像古文物一樣,經過時間的淬煉,並且保存下來。
 
 
迥異於森山大道、荒木經惟的快速街拍,杉本博司在攝影時都要背著大型木製相機,使用8x10黑白底片,精準構圖、緩緩曝光,作品累積堆疊而來的儀式感、神聖性,被譽為「最後的現代主義者」,2001獲頒 哈蘇相機基金會國際攝影奬(攝影諾貝爾奬),也是亞洲攝影拍賣的最高紀錄 (US$1,650,000) 。
 
 
 
 
《戲劇》(Drama) 
杉本參觀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時候發現,動物模型在畫布背景前面,看起來很突兀,但瞇著眼睛快速一瞥,卻變得非常真實。於是他找到了一種「照相機」看世界的方法。 即使是虛假的主題,一旦拍攝成黑白照片,它幾乎和真實的一模一樣。這也呼應了作品是藝術家對於人生的看法,以及解讀世界的角度。
 
 
 
 
《劇院》(Theaters)
架好攝影機,在電影開始時按下快門,就這樣持續曝光直到電影結束,因為螢幕散發的光源,讓我們看到了劇院的所有細節,卻也因為光的能量不斷累積,最後只見到「空白」的螢幕。
總是記得小時候去戲院的回憶,即使物換星移,劇情內容早已「空白」,但永遠不會忘記那天精心打扮,並且滿懷期待的快樂。
 
杉本說:「從出生睜開雙眼的那一刻,到臨終闔眼為止,人類眼睛的曝光時間,也就只有這麼一次。人類一生,就是依賴映在視網膜上的倒立虛像,不斷測量著自己和世界的距離吧。」
 
 
 
 
《海景》(Seascapes)
有沒有一個風景,是千萬年以來,所有人類的共同記憶?
衫本想到了海景,更精準的說法是海洋與大氣。也是歷史上變化最少的元素。
天空和海洋,最基本的二分構圖,有些天海一線,有些因為水氣而模糊了界線,卻讓我們聯想到東方禪宗的一段話:「見水是水,見水不是水,見水仍是水。」
 
 
《佛海》(Sea of Buddha)
藝術家經過七年的申請,獲得為期十天,早上五點半可以進入拍攝半小時。
杉本說過:「自己很喜歡宗教藝品,因為工匠是非常純粹,不為財富,只希望雕刻出心中佛的樣貌。這也是當代藝術最需要的。」
 
 
 
《建築》(Architecutre)

時間是最殘酷的敵人,不只老化我們的身體,也模糊人類的記憶,以及將所有事物歸還土地的意志,所以唯有經過時間淬煉的作品,才是真正的美麗。
 
 
《電場》(Lightning Fields)
杉本說:「藝術是種技術,將肉眼不可見的精神世界化為物質的手段。」
這系列的作品沒有透過相機,而是直接利用導電,泡在鹽水裡面,顯影在底片上。也彷彿《金剛經》所描述的:「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。」
 
 
 
 
杉本博司的作品蘊含了歷史、科學與宗教,並完美結合東方思想和西方文化。不只是攝影作品,藝術家也創作了自己的美術館「江之浦-測候所」,測侯所(古代觀測氣候的站所)。觀察四季的同時也觀察自身,因為生命不就是由四季組成的嗎!
 
美術館包含:玻璃的舞台、聽雨的茶室、遙拜的長廊、遠古的遺跡。構思十年、琢磨十年,「直到長出青苔」,或許這就是藝術家最後的執著,更是精神世界最後的棲所。
 
圖片來源 / HIROSHI SUGIMOTOADRIAN GAUT《直到長出青苔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