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p 20, 2021
ART

脊椎引發的純粹身體,舞臺上的減法:陶身體劇場TAO Dance Theatre

 
 
舞臺指示:「燈亮,音樂走」
舞者平躺,羅列於上舞臺,從上舞臺移動到下舞臺,再移回上舞臺。
舞臺指示:「燈暗」,一場演出即結束了。
 
 
近年臺灣吹起生活家居的極簡風,而陶身體劇場早已在身體、舞臺與藝術創作上實踐減法原則,在他們的作品中看不見華麗的聲光效果與花俏浮誇的肢體動作,他們是舞蹈藝術中具有斷捨離與極簡意味的國際團體。
 
 
陶身體劇場由陶冶、段妮與王好三人於2008年創立,在國際間備受矚目,四次榮登紐約時報藝術評論,更被Time Out雜誌評選為世界最佳十大舞蹈表演之一,其作品名稱皆以數字為題,簡單卻引人無限想像。
 
 
陶身體劇場舞者無論性別,清一色都是光頭或短髮,跳脫過往大眾對舞者的刻板形象,光是舞者們隨性的站立,就如同國際時尚雜誌大片,從形象上就能明顯感受到強烈的「少即是多」精神,陶秉持著樸素與乾淨的風格,創作出許多供觀眾思考與想像的作品。
 
 
《4》
四名舞者的臉面被遮蔽,分不清正反面,在北方唸唱的音樂流中,打破人的情感、性別以及舞者與空間的框架,在身體不斷重複、畫圓中使隊形永遠呈現菱形。舞者互不凝視,卻又彼此相關,映照出人與人在環境結構中,建立社交的模式,逃避著彼此的注視,卻得同步前進的無限反思。
 
 
《6》
「手舞足蹈」說明了人的手跟足是最容易活動的部位,能夠舞之蹈之,但其實人體的中樞「脊椎」才是牽動身體運行的核心。六名舞者身著黑色樸素服裝,兩手兩腳從頭到尾都沒有展開,若空間是一張畫布,那脊椎就是畫筆,在畫面中留下深刻的線條;若觀者的眼睛是快門,即能捕捉到無限流動的殘影。
此作品曾受日本服裝設計師山本耀司(Yohji Yamamoto)的品牌Y-3時裝發佈會演出,帶著中性表情、肢體與服裝的舞者們,在時尚秀場上展現極簡的運動型態。
 
 
《7》
七名舞者身著一席白色彈性布服裝,整齊排列,作品中沒有音樂播放,而是以母音的吟唱代替,讓身體的律動成為音符,肢體在舞臺上成為視覺中的聽覺,無聲勝有聲。
七塊中性的身體在偌大的舞臺上,由脊椎出發,如塊塊陶土,變化萬千,能夠從舞者身上聽見聲音,在心中譜成旋律。
 
 
 
《8》
8換個方向就是∞,意為無窮或無限,且沒有邊界。
八名舞者跳脫舞蹈的直立性,一列躺在舞臺上,保持行列的移動,讓身體成為自然。
觀看這個作品,就像觀看大自然的縮時影片,一舉一動在環境與生命中都是必然,且有無窮無限的可能。
 
 
陶冶曾說他將舞蹈中最枯燥的過程置放於舞臺上,「重複」就是舞蹈的終極意義,透過重複去累積每一個當下,試圖留下瞬間。陶身體劇場將重複、簡單視為舞蹈的終極意義,累積每一個感受的瞬間,反觀我們生活的重複與簡單,那也是生命的最終意義吧!
 
全文圖片來源 / TAO Dance Theater 陶身體劇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