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c 27, 2021
ART

Sleep no more —— 真實存在的虛擬實境劇場,以幽靈之姿奔跑著追劇

 
 
當一位劇場觀眾,總買張票就能投入劇場的懷抱,安坐觀眾席,等待刺激的給予?睡著了還能安然的再被掌聲喚醒?
 
Punchdrunk劇場公司推出的沉浸式劇場——Sleep no more 完全顛覆作為一位觀眾的體驗。Sleep no more是根據莎士比亞的《馬克白》改編而成,於2011年在美國紐約The Mckittrick Hotel首演,2016年更擴編到上海靜安區的麥金儂酒店上演。
 
 
進到sleep no more打造的獨棟酒店,觀眾隔絕一切干擾,將隨身物品寄放在入口處,抽了一張撲克牌後進入酒店,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酒吧,有風情萬種的歌手在唱歌、有眾人圍坐飲酒,當服務生喊出撲克牌上的數字時,就得入場準備體驗這場演出了。
 
 
獨身幽靈——
與同行友人分離而孑然一身的觀眾,戴上面具,搭乘幽暗的電梯,在服務生的帶領下,被推往不同樓層,展開這段窺視之旅。
在酒店裡的場景十分講究,包含溫度、氣味與家具,都彷彿置身歐式古堡內,深深一吸盡是詭譎的氛圍,毫無虛偽佈景之味。戴上面具化身幽靈的觀眾,獨自在酒店樓層中飄移,成為這場演出中彷彿不存在的窺視者。
 
幽靈的尾隨——
在酒店裡沒有戴面具的都是劇中角色,他們會從你眼前經過,觀眾們可以隨意跟隨演員在酒店裡移動,觀看角色發生的故事。
幽靈觀眾們為了跟著演員移動,時而坐下時而奔跑,透過面具看出去的場景,除了角色之外還有更多的觀眾幽靈,顛覆一般看劇的視覺體驗與感受。
全劇會在酒店內連演三次,若能跟著演員跑三次,即能更加了解故事脈落與人物關係,偶而還有機會獨自跟演員互動。
 
 
 
暴力與血腥的肢體劇場——
sleep no more特別之處在於全劇無臺詞,皆由肢體劇場的方式展現,所以表演者都具有深厚的舞蹈基礎,透過身體表現出殘酷、血腥與暴力,在幽暗的酒店內,一面窺視著角色,也一面感到不寒而慄。
 
 
 
最後的晚餐——
演出進行到某個時刻時會播放一個貫穿整棟樓的鐘響,所有表演者在此時會開始匯聚於一處,展開一場舞會,眾人親密共舞,面部表情卻各有心思,氣氛華麗卻詭異。
最後全劇演員會坐在長桌上,形同文藝復興時期的名畫《最後的晚餐》,以具有張力的大動作進行角色間的互動,在燈光閃爍刺眼的照射下,成為格放的動作畫面,包裝了血腥與殘酷的弒殺與爭鬥。
 
真實存在的虛擬實境——
元宇宙時代來臨,虛擬實境在現今社會已是越來越蓬勃,使用虛擬身份在社會觀看他人成為一種常態,但劇場的表現還是在數位時代中把持了身體的實際參與感,將虛構的劇中世界置放在實際場域;將觀眾的各類標籤撕下,把每張臉藏匿在面具後,使得每位觀眾得以中性的參與這場虛擬實境劇場。不用滑鼠點擊讓自己的化身奔跑,而是將自己的框架移除後,使用肉身跟隨劇情奔走。
 
在生活中我們能否意識到科技發達的便利優越,更加關注自己身體與心靈上的體驗與感受呢?sleep no more提供給大眾一個主動的追劇方式,不是舒適躺平手撐平板追,而是穿一雙好跑的鞋,用身體在整棟酒店裡追。
 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