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n 18, 2022
ART

在美術館吃咖哩飯:Rirkrit Tiravanija烹煮一道關係美學

 
 
圖片來源 / magasinIII
 
Rirkrit 是出生於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泰籍藝術家,因父親是外交官而時常旅居各地,擁有多元文化的眼界,在大學的美術史課程中認識了《White on white》跟《噴泉》兩件作品,因而促發他探究藝術的願景。
 
1990年他在紐約Paula Allen Gallery展出《Pad thai》,現場炒泰式河粉給觀眾吃;1992年在紐約303Gallery又展出《Untitled(free)》直接將藝廊變身為廚房,烹煮一鍋泰式咖哩,美術館成了允許飢腸轆轆的觀眾咀嚼藝術作品的有機廚房。
 
Rirkrit Tiravanija, Untitled (lunch box), 1996. Image courtesy of 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.
圖片來源 / the Artling
 
「我不是對烹飪有興趣,而是對延續藝術的生命感興趣。」——Rirkrit Tiravanija
 
Rirkrit時常以食為題創作,可追溯他在博物館的觀展經驗,他發現被保護在玻璃窗裡的都是跟生活貼近的瓷碗、杯盤,但這些展覽品的呈現卻與生活的關係疏離,因此,Rirkrit想把展品回歸大眾日常,就像杜象賦予便斗的意義一樣,激盪觀者,建立藝術與大眾的關係。
 
圖片來源 / interglobal
 
圖片來源 / Glenstone
 
Rirkrit藉由自身對藝術固有型態的覺醒,將展覽形式化靜為動;將觀眾的觀賞化被動為主動;將藝術的感知從視覺擴展到味覺,因此,他的作品皆被歸類在關係美學的範疇內。
關係美學(relational aesthetics)是一種透過作品,設計或營造出具社會性的場域或模型,並以作品為介質導入社會現況,傳遞社會現實,創造對話契機的藝術創作方式,也是翻轉過去展覽與觀眾關係的藝術形式。
 
Rirkrit Tiravanija, Untitled (free), 2012. MOMA
圖片來源 / M plus
 
圖片來源 / bombmagazine
 
反觀臺灣,近年以「交陪」、「辦桌」為題的藝術活動如雨後春筍,在臺灣以食會友是最容易建立關係的行動,有朋自遠方來,一定得找間餐廳、美食街當地主陪吃陪喝。Rirkrit以食為媒材創作,成為建立社交關係最親切有效的方式,也是熱愛「交陪」的臺灣人可以理解的一種形式,「以食會藝」就能讓大眾在參與藝術時不用苦思與迷惘,就像吃一道在地小吃能夠感受在地文化一樣的親切自然。
 
藝術作品在過往被神化的現象漸漸被察覺,美術館的觀眾在限制線外,僅能將眼睛湊到作品前端詳;看到像阿嬤家的杯盤,卻要隔著櫥窗遠觀,那些都是能與大眾生活產生共鳴的創作,卻碰不到也摸不著,於是藝術長久以來成為特定族群的優越享受,普羅大眾則在藝術中缺席了。
 
Rirkrit Tiravanija, Fear eats the soul , 2018. MOMA
圖片來源 / Aspen Art Museum
2018年Rirkrit參考電影fear eats the soul創作了《Fear eats the soul》,後又受紐約公共藝術組織Creative Time之邀,創作有fear eats the soul字樣的旗幟,在美國東海岸到西海岸都能看見藝術家用創作向當權政治的抵抗。此作品隨後大量複製擴展到大眾的日常,托盤除了是作品也能是承裝器具,旗幟是作品也是眾人的理念傳遞。
 
圖片來源 / creativetime
 
透過Rirkrit的作品,我們可以感覺到誠懇的「去作者化」,藝術家邀請大眾用生活參與作品,共同打破藝術的參與限制,以往不能碰的現在甚至能直接吞下肚,用感官去享受氣味、交談、咀嚼與消化,也在生活中使用與連結。
 
人與人的關係建立不容易,但在藝術之下事事都合理,人人無差異,於是,關係美學的藝術形式讓藝術的公共性開了花,結了果,人人可觀賞,處處可聞香。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