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n 26, 2022
LIVING

《專訪》落下墨水,將生活化做文字成為力量 — 盧米曬字,終身字人

 
 
在咖啡廳內初次碰面,身著杏色棉麻上衣自帶舒適氣場的她,頂著蓬鬆短髮親切地問著:「妳們為甚麼想專訪我呀?」盧米寫字,看似稀鬆平常的行為,在我們眼裡卻極為珍貴,對比現今訊息量爆炸、日常文字簡化、生活步調飛快的狀態,以手寫文字紀錄生活的方式幾乎寥寥無幾。有別於一般日記,在抒發及記錄情感的同時,盧米的文字形貌給予我們一種新的感受,藉由生活所激發出的新式筆韻,獨特卻又不失傳統,這就是獨一無二的盧米字體。「文字」是紀錄生活的符號,是一座橋樑,鏈結你我之間的感受。


 
書寫的初心-
「我們從小就不喜歡寫字,盧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寫字的呢﹖」盧米幼時個性活潑、奔放,家人為了訓練她「定心」,便要求她學習書法,一張宣紙,一硯濃墨,每個字都必須斂聲屏氣的完成,從未想過小時候學習定心的方式,竟意外成為日後記錄生活的一種習慣。喜歡慢活氛圍的盧米說:「台南的步調跟以前比起來真的變快很多,我很想念以前那種慢的生活模式。」透過寫字,讓盧米「慢下來」生活,同時也讓幼時的初心延續至今,成為興趣。


把時間留給自己-
跟一般人一樣,工作占據了大部分的時間,回到家便是盧米與自己對話的時候,「每當洗完澡後,面對自己身體最放鬆的時刻,就會想寫字在自己皮膚上與自己對話,同時謝謝我的手,我的腳,以及感謝今天疲憊的身軀,有他們才能讓我完成今天的工作。」對盧米來說,文字已經成為一種力量。「我最常寫在我的腿上,因為很容易看到,面積又夠大,上個廁所就能提醒自己該做什麼事,例如:要深蹲十下!」盧米眼睛笑成月亮狀的說著。
 
題外話,下班後的盧米會去打拳擊紓壓,盧米興奮地說:「打拳擊很爽耶!最喜歡打沙包的時候聽到那個撞擊的聲音,專注在身體的節奏中,我非常享受這個過程。」


 
把生活態度化做文字-
「我小時候學書法是寫『隸書』,方方正正的那樣,長大後發現文字就像爬山一樣,有平穩的時候也有急促的時候,會感到疲憊但也會有豁然開朗的時候,每個字從起頭到結束的運筆都是獨一無二的姿態」她分享著爬山時環境帶給自己的感受,有時也會心血來潮的用水取代墨,以不留下痕跡的方式書寫在石頭上,我相信這也是一種屬於她與大自然對話的方式。 
 
「我真的非常喜歡大自然中景色的美好,雖然山上的環境總是讓人摸不著,有時起大霧、有時下大雨、甚至下一秒出大太陽,但這過程將使我對抗內在聲音以及身體疲憊,進而轉化為我書寫文字的體悟。」—盧米




 
自然產生的儀式感-
當盧米拿出寫字所需的器具時,吸引我的是這一切看起來都如此樸實簡單,盧米將石頭做為紙鎮,素淨的器具一字排開,她點了香,看著煙的姿態變化,盧米輕輕地說:「真的很療癒吧!」這是她準備屏氣凝神下筆前的儀式感。




 
在我們聊天的過程中,盧米寫下了讓她有所感受的字,在書寫的當下盧米彷彿一個表演者,從提筆、下筆、勾勒、收起,都能看出盧米把想傳達的意念都呈現在字裡,在書寫最後蓋下盧米的印記,圓滿了這一幅作品。

 






感謝書寫路上的風景有你-
感謝家人一直以來給予的養分與支持,兩年前因父親的離世讓盧米有了抄心經的習慣,透過心經把祝福傳遞出去,但心經並無法讓盧米放下對父親的思念,當她發覺向外尋求幫助並不足夠的時候,便藉著揮動毛筆寫字的方式漸漸找回那份明白。「每個人都會經歷不同的痛苦來學習成長,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要什麼」現在的她透過寫字抒發情感、穩定自己,同時期待自己能帶給他人力量。「我曾經幫一位好朋友度過低潮,那時希望我的文字能帶給她動力,能陪她一起走出低潮。」
 
 
「很感謝市集與展覽讓大家看見了我,我很喜歡來請我寫字的人跟我分享的自身經歷與故事,那種感覺就像大家給我的驚喜禮物,也將成為我的養分。」盧米強調:「寫字不是我的工作,我也不想將它視為工作,我想保有初衷的模樣,寫字對我來講是快樂的,也想把那樣的美好傳遞給大家。」




 
未來請多指教-
喜愛大自然的盧米每當進到自然環境中,看到不該出現的垃圾時總會氣憤地想著「為什麼它們會在這裡!」因而有了「垃圾展覽」的想法,透過將文字書寫在自己撿回的垃圾上,那樣或許嚴肅或許詼諧的狀態,將「禁止亂丟垃圾」的標語傳遞給大家。
 
寫字的過程中當然還有很多想完成但不那麼輕易完成的事,盧米期待的說:「我還想嘗試書寫在年長者的皮膚上,那充滿了歲月與經歷的皮膚,傳達出的訊息是更有意義且不同!」但盧米也透露這部分確實較難尋求到有意願的年長者,但她並不會放棄這件想完成的事。她相信每個人能相遇都是緣分,就跟木介生活找她專訪一樣,她願意等待也期待那有緣人的出現。最後盧米也很貼心的送給木介生活她親手完成的結緣品「日日是好日」圓滿了今天的專訪。

 
圖片攝影&提供 盧米曬字 / 無著色攝影工作室
TOP